www.4541.com www.4556.com www.4577.com www.4579.com

英国勾勒第六代战机蓝图:法德排斥英国 或与日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7-09
原标题:英国勾勒第六代战机蓝图:法德排斥英国 或与日本合作

参考消息网7月9日报道 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7月7日报道称,媒体报道称,据预计英国已经开始勾勒一项研发第六代战斗机的计划。

美媒援引英国《金融时报》7月4日的报道称,预计英国在2020年之前至少将宣布开始制造第六代战斗机。此前,《防务新闻》网站刊登一则报道称,“人们日益期待”伦敦“将利用7月中旬在英国举行的一个大型国际空军参谋长会议的机会勾勒出一项为2040年之后的时代研发一种新一代战斗机的战略”。

报道称,法国和德国的一项联合研发第六代战斗机的计划已经取得进展。巴黎和柏林最近宣布,法国将牵头研发这种新型战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法德联合研制的第六代战机想象图

法德两国排除了英国等国家会加入这项计划的可能性,一些人认为此举是对伦敦脱离欧盟决定的回应。

这似乎激励了英国展示自己在这一领域的一些成就。

报道认为,有几个因素限制了英国在第六代战斗机研究领域的成就。第一,英国不知道将与哪个国家(或哪些国家)合作研发这款战机。几乎普遍公认的一点是,英国没有靠自己制造这种战机的资源。英国只能寄希望于取得一些单方面的成就从而吸引一个或多个合作伙伴加入。

其中一种选择是,英国最终将加入德国-法国联合计划。但是,这一选择也存在一些复杂的因素。首先,德国和法国或许希望将英国排除在外,以此惩罚英国离开欧盟同时警示其他国家。此外,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英国将比德国和法国更迫切地需要自己的战斗机。

报道称,其他潜在合作伙伴包括土耳其和日本,但是这些选项也存在自身的问题。例如,英国航空航天系统公司已经同意帮助土耳其研发TF-X战斗机项目。但是这项计划遭遇技术转让问题。

英国和日本也已经就下一代战斗机的合作项目进行了讨论。但是,日本在制造飞机方面缺乏其他一些国家在该领域的经验。在制造F-2多用途战斗机等机型的过程中,日本严重依赖国际技术。

然而,这一点对于英国来说可能具有吸引力,因为一家英国公司(可能是英国航空航天系统公司)可以牵头。预计伦敦将提出这种要求。此外,与日本合作也将成为英国“脱欧”之后外交政策转变的一个重要标志。

英国的其他潜在合作伙伴还包括瑞典、意大利和美国。事实上,《金融时报》报道称,伦敦正在与瑞典商讨就这一项目进行合作。

报道评论称,降低对于英国做出这一宣布的预期的另一个理由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公认的关于第六代战斗机的定义。而且,鉴于技术创新的速度,提前20年决定技术的发展路径或许是不明智的。

有许多潜在特征能够定义第六代战斗机。航空问题专家蒂姆·鲁滨逊提出了一些可能性,包括拥有第五代战斗机的特性加上定向能武器或高超音速性能的飞机。鲁滨逊提出的另一种可能性是,第六代战斗机或许将仅仅是价格更为低廉的第五代战斗机。

报道称,关于第六代战斗机,人们常常讨论的一种性能是其是否将实现无人驾驶。人工智能很可能在下一代战斗机中发挥重要作用,每架飞机都有可能控制一个更大规模的无人机群。无论如何,任何国家在制造第六代战斗机方面取得任何进展之前,都必须首先确定这些问题。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B-2A“幽灵”隐身轰炸机基本是美国内各大航展的常客,虽然通常都是以低空飞越的形式“参与”。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另一角度拍摄的照片,可见这架B-2机身上的空军编码93-1086,显示该机为 “基蒂霍克幽灵”号(另译“小鹰幽灵”号,该机出厂编号AV-19,即第19架B-2),该机于1996年8月投入服役。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首次参展的荷兰皇家空军(RNLAF)首架F-35A“闪电II”隐身战机(机身编号F-001),该机最初于2012年8月交付,目前隶属于RNLAF第323测试与评估中队,左上小图为该中队的徽标。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2017年7月,外国摄影师在加州“彩虹谷”拍到的该机进行超低空突防训练的资料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荷兰首架F-35A前机身特写,机身能看到RNLAF的低可见度徽标。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位于F-35A机头下方的钻石形EOTS(光电瞄准系统)探头特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该机的垂尾特写,其中F-001为RNLAF编号,OT字母为“佛罗里达州的埃格林空军基地”的代号,荷兰空军飞行员最早在该基地进行试飞和训练,目前已转至加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最上方为荷兰空军的徽标,其中的拉丁语为其座右铭,直译为“少而精,功成名就”。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在F-35A附近展示的F-35专用第三代头盔瞄准具,每个造价至少40万美元(2016年面值),能让飞行员具备“看透座舱底部”,并获得360度全向视野的能力,凭借该装备,F-35也成为了第一种取消平视显示器(HUD)的四代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美空军飞行员佩戴第三代头盔瞄准具资料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开启座舱盖状态展示的F-35A,注意仪表上方已没有传统的平视显示器(HUD)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开启机腹弹舱展示的F-35A,离地高度比F-22高了一些,便于地勤人员挂装弹药。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参展的美空军F-35A战机,隶属于亚利桑那州的卢克空军基地。注意该机已换装新型Z-13隐身涂装,“补丁”比原先少了很多。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卢克空军基地的F-35A与二战名机P-51进行飞行表演资料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在航展上进行飞行表演的、隶属于加州空中国民警卫队(简称ANG)第144战斗机联队的F-15C重型制空战斗机,www.pao2345.com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此次该联队参展的战机中,还有一架来头不小,即图中这架机身上标有“绿星”击坠标志的F-15C。该机原属于美空军第493战斗机联队,曾在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击落过一架伊拉克空军的苏-22攻击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参展的F-15C垂尾上的ANG第144战斗机联队、第194战斗机中队的徽标特写,似鹰图案其实是狮鹫,这是该中队的标志;垂尾顶端标出的“弗雷斯诺”基地则为该中队的驻地。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参展的本地“土著”,驻扎于马奇基地的C-17“环球霸王III”战略运输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另一位参展的本地“主场选手”,KC-135R加油机,注意尾部的硬管式加油管已放下。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F-15C尾部的双发普惠F100-PW−220涡扇发动机喷口特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参展的加州空中国民警卫队第163攻击联队的MQ-9“死神”攻击型无人机,驻地就在马奇基地。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MQ-9机头下方的光电红外瞄准探头特写照。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参展的卢克基地的F-16C战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卢克基地的这架F-16C挂载的AIM-9X格斗弹和AIM-120中距弹均为训练弹,可见弹体上的蓝环标志。

(2018-04-26 08:55:00)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俄军军官与挪威空军F-35隐身战机合影,他们算是首批“触电”(近距离观看F-35)的俄军官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挪威国防部表示,此次的访问活动是根据俄罗斯和北约组织2011年在维也纳签署的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框架内派出协查小组进行的正常活动。图为挪威国防部发布的报道截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挪威空军F-35A飞行训练资料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为驻扎在美国卢克空军基地的挪威空军F-35A战机。

(2017-12-22 08:47:00)